24日港珠澳大桥正式通车运营 全长55公里连接珠海、香港与澳门

2018年10月24日上午9时,港珠澳大桥正式通车运营。

2009年12月15日开工建设的港珠澳大桥是“一国两制”框架下粤港澳三地首次合作建设的世界级超大型跨海交通工程,被称为“世纪工程”、“新的世界七大奇迹”之一。大桥全长55公里,集桥、岛、隧于一体,如一条海上巨龙连接珠海、香港与澳门。

作为当今世界里程最长、施工难度最大的跨海大桥,港珠澳大桥在设计理念、建造技术、施工组织、管理模式等方面进行一系列创新,标志着我国隧岛桥设计施工管理水平走在了世界前列。

10月23日,在港珠澳大桥开通仪式后,中共中央总书记、国家主席、中央军委主席习近平会见大桥管理和施工等方面的代表时,高度评价港珠澳大桥的建设,称之为“国家工程、国之重器”。他说,“港珠澳大桥的建设创下多项世界之最,非常了不起,体现了一个国家逢山开路、遇水架桥的奋斗精神,体现了我国综合国力、自主创新能力,体现了勇创世界一流的民族志气。这是一座圆梦桥、同心桥、自信桥、复兴桥。”

那么,港珠澳大桥这一“国家工程、国之重器”是如何炼成的?

2017年12月30日夜晚拍摄的港珠澳大桥。12月31日,港珠澳大桥主体工程全线亮灯,基本具备通车条件(无人机拍摄)。新华社记者 梁旭 摄

我国由桥梁大国向桥梁强国迈进的里程碑之作

十九大前夕,中央宣传部、央视联合制作的六集电视纪录片《辉煌中国》第一集“圆梦工程”以港珠澳大桥作为开篇,可以说明这个“国之重器”的重要地位。

2017年9月19日晚,《辉煌中国》在向全国电视观众介绍港珠澳大桥时说,这个超级工程,“堪称世界桥梁建设史上的巅峰之作”,“是一次中国实力的集中展示”,“在它身上,凝结着过去数十年中国桥梁设计、施工、材料研发、工程装备等各项成果”,“数万名工程师与工人,将人类桥隧技术推向了新的高度”。

中国桥梁的建设发展,得益于中国综合国力提升和科技水平的发展,得益于国家发展对桥梁建设不断提出的新需求,得益于博采发达国家桥梁建设技术成果带来的实践。

六十年前,中国曾举全国之力建设“万里长江第一桥”武汉长江大桥。通过上世纪80年代的“学习和追赶”,90年代的“提高和创新”,我国桥梁建设迎来了21世纪的“超越”。“纵观世界桥梁建设史,上世纪70年代以前要看欧美,90年代看日本,而到了21世纪则要看中国。”这已是世界桥梁建筑领域公认的观点。

随着桥梁技术的发展,一座座在江河湖海上架起的宏伟大桥,正在重塑着中国的经济地理。与此同时,“中国造”桥梁也大踏步迈向世界,遍及亚洲、非洲、欧洲、美洲,正在成为一张响亮的“中国名片”。

而从人类桥隧技术发展角度而言,正式建成通车的港珠澳大桥无疑是“集大成者”。

参与指挥建设了杭州湾大桥等工程的老桥梁专家谭国顺,曾用“集大成者”来形容港珠澳大桥:“世界之最”的背后,是港珠澳大桥在建设管理、工程技术、施工安全和环境保护等领域填补诸多“中国空白”乃至“世界空白”,进而形成一系列“中国标准”的艰苦努力。

在港珠澳大桥总设计师孟凡超看来,“港珠澳大桥建成,标志着我国由桥梁大国向桥梁强国迈进。”

“拿下港珠澳大桥,世界上已经没有什么中国人不能造的桥。”港珠澳大桥岛隧工程项目总经理、党委副书记、总工程师林鸣也持同样的观点,“港珠澳大桥沉管安装是一次从零技术起步的高风险的工程经历,它创下了最长、最大跨径、最大埋深和最大体量四项第一。港珠澳大桥建设期间,共完成了一百多项试验研究,创造了500多项技术专利,形成了六个方面的创新成果。以港珠澳大桥动工建设为标志,中国开启了超级桥梁的建设时代。”

对于港珠澳大桥建设者们所取得的成就,习近平10月23日在港珠澳大桥开通仪式之后与大桥管理和施工等方面的代表交谈时,给予了高度肯定。

习近平指出,“港珠澳大桥是国家工程、国之重器。你们参与了大桥的设计、建设、运维,发挥聪明才智,克服了许多世界级难题,集成了世界上最先进的管理技术和经验,保质保量完成了任务,我为你们的成就感到自豪,希望你们重整行装再出发,继续攀登新的高峰。”

习近平强调,“港珠澳大桥的建设创下多项世界之最,非常了不起,体现了一个国家逢山开路、遇水架桥的奋斗精神,体现了我国综合国力、自主创新能力,体现了勇创世界一流的民族志气。这是一座圆梦桥、同心桥、自信桥、复兴桥。大桥建成通车,进一步坚定了我们对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道路自信、理论自信、制度自信、文化自信,充分说明社会主义是干出来的,新时代也是干出来的!”

2018年10月20日无人机拍摄的港珠澳大桥珠海公路口岸。新华社记者 梁旭 摄

党建为工程建设提供强力支撑

习近平点赞港珠澳大桥建设者们“集成了世界上最先进的管理技术和经验”当中,党建无疑独具中国特色。

港珠澳大桥岛隧工程是中国建设的第一条外海沉管隧道,堪称世界之最的“超级工程”。《人民日报》2016年的报道指出,意识到工程的难度,中国交建党委在中标工程的同时就成立项目党委,以党组织的政治优势为工程建设提供强有力支撑。

报道称,谈及港珠澳大桥岛隧项目党建工作的作用时,林鸣打了这样一个比方:“想象一下,3000人牵手一起在大海上‘走钢丝’,而且要走6年之久,个人的一丝差池都可能会前功尽弃。如果没有党建引领和保障,这将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关键时刻站出来,危急关头豁出去,攻关之际顶得住,这就是党建为工程建设提供的强力支撑。”报道举了港珠澳大桥第一节沉管安装时的一个生动案例:“2013年5月,港珠澳大桥第一节沉管安装。然而,安装精度和设计允许的最大误差有一定差距,大量的调整安装工作不可避免。

“紧急时刻,建设团队的党员干部站了出来,在接下来几天的作战中,领导团队始终坚守一线,实在累极了就找个角落靠着打个盹。刘建港既是安装船的总船长,又是安装船党小组组长,从第一节沉管出坞到安装成功,他连续6天6夜没睡过一个囫囵觉,身上的衣服连续7天没换过……

“经过96小时鏖战,首节沉管顺利安装就位,创造了中国跨海大桥隧道建设的新纪录。这不仅是对工程建设核心技术的考验,更是一场对党员领导干部、全体党员和所有建设者意志力极限的考验。”

事实上,港珠澳大桥建设过程当中党建管理带动工程“生产力”的案例不胜枚举。譬如,《解放日报》今年2月报道,由29人组成的中交三航局港珠澳大桥东人工岛项目党支部,带领近千名“三航人”破除一道道难关,以高效高质书写出工程奇迹。

报道称,“工程开工之初,党支部就结合工程内容组织劳动竞赛,并设立党员示范岗,‘三航人’的建设热情和攻坚热情被带动起来。‘三航人’自主创新研发钢圆筒快速筑岛工艺,仅用77天就在距离海岸线20公里的伶仃洋上建成深海离岸人工岛,创造‘当年动工、当年成岛’的世界工程奇迹,同时减少了500万立方米泥沙排放量。”

报道称,“中交三航局港珠澳大桥东人工岛项目党支部书记邱云介绍,党支部发挥先锋模范作用,呼吁大家要保护海洋环境,在办公区、施工区、码头、交通船舶上,但凡是有人的地方总会看见保护白海豚的宣传海报,海报上详细介绍了白海豚的生长过程、生活习性和保护措施。不知不觉,环保意识就扎根在每一名建设者的心中。”

作为港珠澳大桥的灵魂人物,有着37年党龄的中国共产党员林鸣,在锻造“国之重器”中更是始终“践行着一位共产党员的崇高使命”。

今年“五一”劳动节前夕,林鸣获评全国“最美职工”。中央宣传部、全国总工会在中国文明网向全社会公开发布的“2018年‘最美职工’林鸣事迹”称,“林鸣主持建设的岛隧工程是港珠澳大桥难度最大的部分。这是我国建设的第一条外海沉管隧道,也是世界上规模最大的公路沉管隧道和唯一的深埋沉管隧道,设计施工均无成熟经验可以借鉴。他以一种‘强国筑梦’的责任感,义无反顾地率领团队承担起攀登世界建桥技术高峰的重任,践行着一位共产党员的崇高使命。”

“2018年‘最美职工’林鸣事迹”称,“回望三十多年的工程建设历程,林鸣常说,当国家需要建设与发展,创新和担当便不仅仅是一位建设者、一支工程队伍的职责,更是企业与行业的使命。中央企业是国家经济发展的中流砥柱,在国家工程遇到困难的关键时刻,应做到急国家所急、想国家所想,把国家利益和社会责任放在首位。每谈及此,林鸣的态度永远铿锵坚定、掷地有声:‘我们所建设的,从来也不是单纯意义上的商业项目,而是大国的经济宏图。作为央企,必须要承担起共和国长子应有的责任。’”

日出时分的港珠澳大桥(2018年10月22日摄)。新华社记者 殷博古 摄

高标准的环保要求曾倒逼设计方案优化

习近平点赞港珠澳大桥建设者们说,“你们参与了大桥的设计、建设、运维,发挥聪明才智,克服了许多世界级难题。”

而港珠澳大桥“搭积木”的建造方式就是他们发挥聪明才智的体现:大桥的所有构件,无论大小,包括上千吨重的桥墩、桥身和100多米高的桥塔,都是在岸上工厂整件制造,然后运至海上,像“搭积木”一样拼装在一起,实现了精密制造、精密安装。

“港珠澳大桥在设计之初就确定了‘大型化、工厂化、标准化、装配化’的理念。”《人民日报》今年1月报道称,港珠澳大桥管理局副局长余烈表示,施工现场紧邻航道,每天来往船舶4000多艘,为了满足工程质量、工期和安全的需要,也为了更好地保护生态环境,采用了这种全新的大桥建设模式,“海上组装可以降低海上恶劣气象条件对施工的干扰,降低对生态环境的破坏。岸上预制则让大型成套设备、先进生产工艺有了用武之地。”

而装配化的高端建设理念背后,则是基于“水中大熊猫”中华白海豚保护等环保因素的考虑。

今年8月,港珠澳大桥通车之桥,央视科教频道(CCTV-10)《人物》栏目的节目“港珠澳大桥总设计师 孟凡超”,就讲述了港珠澳大桥与中华白海豚之间鲜为人知的故事。

当年,在孟凡超带领设计团队日夜奋战之时,一个有关中华白海豚的环保问题被提了出来。环保专家提出,港珠澳大桥跨越的伶仃洋海域,正好经过中华白海豚的栖息地。中华白海豚是国家一级保护动物,被称为“水中大熊猫”。专家们表达了强烈的反对意见,在他们向国家有关部门提交的报告中,建议大桥要么绕行,要么不要建。一石激起千层浪,顿时,各方关于环保的议论此起彼伏。孟凡超及其团队陷入了极其矛盾的内心挣扎之中。

节目介绍说,要避开中华白海豚保护区,大桥的走位要么北移,要么南移,不管是南移还是北移,在运营里程、建设规模上都将大大增加,增加的成本也将是个天文数字。而最重要的一点是,如果绕行的话,“粤港澳一小时经济生活圈”也将成为一句空话。

环保是一道高压线,也是一个必须坚守的规矩。节目介绍说,孟凡超带领团队仔细研究中华白海豚的生活习性,不断思考如何尽可能减少工程对白海豚的干扰和影响。为此,他们创造性地提出了“大型化、工厂化、标准化、装配化”的“四化”建设理念,其宗旨就是提高大桥建设的工业化水平:所有大型构件,全部在工厂完成,再运抵海上安装,最大限度减少海上作业的人员、时间和装备数量,从而把对白海豚生活的干扰降到最低,也避免了白海豚“搬家”。

节目介绍说,“四化”理念的提出,还不仅仅是保护中华白海豚,它更是彰显了中国桥梁建设者的智慧,这也是世界桥梁界首次公开亮相的高端建设理念。

后来的事实证明,这些对中华白海豚的保护措施是成功的。

“经过有关部门的统计和分析,建设期间,白海豚不是减少了,而是增加了。”孟凡超解释说,港珠澳大桥建成以后把港澳地区之间的海上交通部分转换成桥上交通。经过调查,对白海豚栖息带来影响的,主要是海上船舶的影响,尤其是高速客船的影响很大。所以说,港珠澳大桥建成之后,从某种意义上讲对保护白海豚的生存栖息环境保护更加有利。

“因为跨越粤港澳三地,地处伶仃洋环境敏感海域,以及有中华白海豚的栖息,港珠澳大桥堪称中国有史以来环保要求最高的交通工程。”港珠澳大桥管理局副局长余烈说,但同时这种严格的环保要求,也有力倒逼促进了大桥设计方案的优化,最终让超级工程实现了工艺和环保的完美结合。

港珠澳大桥西人工岛隧道口(2018年10月20日摄)。新华社记者 梁旭 摄

开通仪式之际白海豚也来“凑热闹”

后来的数据显示,港珠澳大桥建设以来,中华白海豚得到了较好的保护。施工之初,最让人揪心的白海豚仅有1400头。而整个工程完工之后,白海豚的数量却增加了。

2017年5月,广东省海洋与渔业厅发布的《2016年广东省海洋环境状况公报》显示,2016年珠江口中华白海豚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管理局目击中华白海豚共258群、1890头次,数据库新增识别在珠江口水域栖息的中华白海豚73头。

2018年6月,广东省海洋与渔业厅发布的《2017年广东省海洋环境状况公报》显示,2017年珠江口中华白海豚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管理局目击中华白海豚380群次,共2180头次。公报公布的最新数据显示,珠江口水域栖息的中华白海豚在数据库新增234头,累计已识别海豚2367头。

而中华白海豚取得有效保护的背后,是项目相关各方付出的巨大努力。

余烈2017年曾介绍说,几年以来,大桥管理局会同保护区管理局持续组织参建单位施工人员和管理人员积极参加白海豚保护知识上岗教育培训和考核,“2011年1月至今,成功举办中华白海豚保护知识培训29次,共2544人次参加。”

事实上,在港珠澳大桥的建设过程中,因为白海豚观察员的观察发现,施工船舶为白海豚“让道”的例子不胜枚举。

譬如,2011年有一次,东人工岛正在做砂桩施工,观察员突然发现岛旁几百米出现了两头中华白海豚,根据“500米以内停工观察,500米以外施工减速”的原则,迅速通知砂桩作业停工,最后,两头调皮的中华白海豚在该海域一“玩”就是四个多小时,工人们也只好停止施工,等了足足四个多小时。

余烈2017年曾介绍说,“据不完全统计,港珠澳大桥主体工程自建设以来,直接投入白海豚生态补偿费用8000万元,用于施工中相关的监测费用4137万元,环保顾问费用900万元,渔业资源生态损失补偿约1.88亿元,有关环保课题研究约1000万元,其他约800万元,上述共计约3.4亿元。”

或许,人们会问:为保护中华白海豚付出这么多资金、这么大成本、这么多劳动,值得吗?

对此,港珠澳大桥岛隧项目副总经理黄维民说:“作为举世瞩目的超级工程,港珠澳大桥的意义,不仅仅是中国由桥梁大国迈向桥梁强国的里程碑,也是一座代表人类与海洋和谐相处的丰碑。”

如今的伶仃洋上,港珠澳大桥重要标志性建筑之一、江海直达船航道桥三座“海豚塔”轻盈出水,栩栩如生,不仅是对建设者们当初许下的“白海豚不搬家”承诺的最好纪念,也是人类与海洋和谐共处的见证。

令人欣喜的是,港珠澳大桥举行开通仪式之际,中华白海豚也出来“凑热闹”。

2018年10月23日上午10时许,广东海事局通过南方网对外宣布称,习近平宣布港珠澳大桥正式开通之后,“正在港珠澳大桥东人工岛附近海域值守警戒的广东海事局海巡船与数头中华白海豚不期而遇,5头海豚从海巡船头向大桥方向列队游去,欢腾起舞。”

粤港澳大湾区的经济血脉将更加通畅

随着港珠澳大桥在2018年10月24日上午正式通车运营,香港、珠海、澳门之间的陆路车程大大缩短,珠三角一体化发展由此步入快车道,粤港澳大湾区规划中的宏伟蓝图正在一步步成为现实。

从功能上看,桥梁这些全天候的通道,结束了“划江分治”和“以山分界”的局面,使公路网、铁路网由相互孤立、割裂的“局域网”,走向互联互通,从而帮助人们跨越阻隔,让彼此更紧密地联系在一起,甚至拉近彼此心灵之间的距离。

而港珠澳大桥的建成通车,粤港澳三地首次实现陆路连接,珠海、澳门同香港间的车程由3小时缩短至半小时。这座桥将珠三角地区连成一片,形成港珠澳“一小时经济生活圈”。

另外,作为国家高速公路网珠江三角洲地区环线的组成部分,港珠澳大桥的建成通车也使得国家和粤港澳三地的综合运输体系和高速公路网络更加完善,让粤港澳大湾区乃至整个中国的经济血脉变得更加畅通。

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国务院副总理韩正10月23日在港珠澳大桥开通仪式上致辞说,“港珠澳大桥建成开通,有利于三地人员交流和经贸往来,有利于促进粤港澳大湾区发展,有利于提升珠三角地区综合竞争力,对于支持香港、澳门融入国家发展大局,全面推进内地、香港、澳门互利合作具有重大意义。”

10月23日在港珠澳大桥开通仪式上,香港特区行政长官林郑月娥、澳门特区行政长官崔世安也分别指出了港珠澳大桥建成通车的多重深刻意义。

譬如,林郑月娥在致辞中表示,港珠澳大桥将“有利于香港的角色由联系人转向成为更积极的参与者,和粤港澳大湾区内的澳门、珠海、中山、江门等地共谋发展”。

崔世安则指出,在政治层面来看,“粤港澳三地首次合作建设的大型跨海交通工程,丰富和发展了‘一国两制’方针的理论和实践。从工程开展之初就构建了紧密的工作机制,共同协商、解决港珠澳大桥建设过程中所出现的难题,实现了建设技术上、政策制度上的新突破。大桥正式开通后,粤港澳三地将首次实现陆路连接,三地无障碍的联通为融入粤港澳大湾区的发展创造了更坚实的基础。”

“对于这个东方大国来说,(港珠澳大桥)这55公里连接的不仅仅是粤港澳三地,未来因它而形成的5.6万平方公里的区域,将是继东京湾区、纽约湾区、旧金山湾区之后,世界经济版图上又一个闪耀的经济增长极。”《辉煌中国》从宏观视角刻画港珠澳大桥在中国乃至全世界经济版图中的地位时这样介绍说,“作为龙头,2020年,粤港澳大湾区将形成以珠江至西江经济带为腹地,带动中南、西南发展,并辐射东南亚、南亚的经济大格局,这是中国经济战略布局的一次伟大创举。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