体育旅游成假期新宠 产业融合推动高质量发展

在今年的“十一”黄金周中,体育消费无疑是个亮点,人们越来越多地选择“燃烧卡路里”的方式度过假期。在这一消费需求变化过程中,我国体育产业也正在发生着蝶变,新模式、新内容不断涌现,整个产业链正在加速提升——

国庆长假刚过,大家在朋友圈里又看到不少人晒骑行、晒潜水、晒滑翔,如今,这些已成为比晒美食、晒风景更酷的选择。随着全民健身理念不断深入人心,公众对体育、旅游的多样化消费需求日益增长,体育产业的重要性也愈加明显。业内人士指出,推动体育产业成为国民经济支柱性产业,让经常参加体育锻炼逐渐成为人们的生活方式,对于推动消费升级、促进形成强大的国内市场具有非常重要的意义。

体育旅游成假期新宠

早在2016年,国家体育总局等部门印发的《关于大力发展体育旅游的指导意见》中就明确提出,到2020年体育旅游总人数达到10亿人次,占旅游总人数的15%,体育旅游总消费规模突破1万亿元。如今,随着国民生活水平提升和消费升级,越来越多的人把运动爱好融入旅行。体育与旅游的结合,也催生了庞大的市场空间。

今年“十一”黄金周期间,水上运动成为不少游客到海南度假的新选择。在海口西海岸国家帆船基地公共码头内,各式帆船、游艇整齐排列。许多游客在冲浪教练一对一指导下,在沙滩上练习起身、划水等关键动作。日月湾盘古掌冲浪俱乐部负责人陆盛华表示,今年“十一”黄金周,来体验冲浪的游客有所增加,其中有很大一部分是冲浪新手。

近年来,随着旅游业转型升级,全国各地相继开发、衍生了一批体育旅游产品。今年国庆节前夕,国家体育总局、文化和旅游部联合发布“2019十一黄金周体育旅游精品线路”公告,共包括河北张家口崇礼户外运动线路、吉林长春净月潭环潭户外旅游线路等18条旅游线路。这些线路涉及的项目有徒步、骑行、漂流、自驾游、体育探险和海上项目等,有力刺激了大众对体育旅游的消费需求。

“随着收入水平提高,消费需求将从物质消费、必需品消费、发展消费向舒适消费、健康消费、快乐消费延伸拓展。在这些新型消费中,体育消费是重要内容。特别是4亿多‘90后’迅速成长走向社会,他们更具社交意识和专业健身需求,健身房、户外活动、比赛场所是他们重要的生活内容。”清华大学公共管理学院院长江小涓指出,2018年“双11”期间,几大电商销售数据中,体育消费占总额的3%左右,3%正是高收入阶段体育消费占总消费的平均比重。其中垂钓用品、冰雪、骑行运动、露营、攀岩、马术等运动用品增长最快,这表明体育消费呈现总量增加、结构多元、水平提升的态势。

国务院办公厅近日发布的《关于促进全民健身和体育消费推动体育产业高质量发展的意见》(以下简称《意见》)明确提出,鼓励体旅融合发展,探索将体育旅游纳入旅游度假区等国家和行业标准。实施体育旅游精品示范工程,打造一批有影响力的体育旅游精品线路、精品赛事和示范基地。

上海体育学院运动与健康产业协同创新中心常务副主任黄海燕认为,体育产业与体育消费良性互动并取得长足发展,体育消费呈现出诸多新特征。其中突出的一点,就是体育旅游、体育信息等新兴消费快速发展。

“随着我国传统实物型、观赏型体育消费向服务型、参与型体育消费的发展转变,户外运动等广泛参与体验性运动项目产业发展拥有广阔空间,体育旅游、体育信息等新兴消费将逐渐成为体育消费发展的重要内容。”黄海燕表示。

体育消费发展面临挑战

体育产业逐步进入发展黄金期,但也面临着“成长的烦恼”。现阶段我国体育消费发展尚不能有效满足新时代消费升级、新动能成长、经济转型等要求,面临来自内生增长性、发展可持续以及相关作用发挥等方面的明显挑战。

国家信息中心经济预测部主任张宇贤指出,过去事业体制下一些制约体育产业发展的制度性、体制性痛点、难点和堵点依然存在。比如,体育赛事活动的资源分配、管理服务、场馆运营等方面尚未实现政府、企业、个人等多元联动机制,市场主体活力和创造力有待进一步发挥。

体育用地一直是体育企业面临的老大难问题。国家体育总局体育经济司司长刘扶民表示,通过调研发现,很多体育企业利用一些旧厂房、仓库用房等闲置建筑修建了体育场所,由于在用地和产权上没有明确,面临被拆除的风险。

与此同时,体育企业融资难也是一个发展瓶颈。长期以来,国家一直没有国字号的体育产业发展基金,特别是对于体育领域的中小微企业缺乏融资支持。“目前,浙江省全省纳入体育产业机构名录库企业2.5万家,绝大部分都是民营企业。但市场主体在产业发展中,也面临‘玻璃门’‘弹簧门’等障碍。”浙江省体育局副局长李华说。

为此,《意见》从深化“放管服”改革、完善产业政策、促进体育消费、建设场地设施、加强平台支持、改善产业结构、优化产业布局、促进融合发展、强化示范引领、夯实产业基础等10个方面,提出了35项具体措施。

“这次文件的制定,就是针对这些问题,优化体育用地供给,因地制宜来建设体育场地设施,提出了一些具体举措,期望能在用地和产权政策上,对体育企业给予保证。《意见》还提出研究设立由政府出资引导、社会资本参与的中国体育产业投资基金。这些对企业都是直接利好。”刘扶民说。

“此次《意见》将改革放在首位,强调要深化全国性单项体育协会改革,完善赛事管理服务机制,开展场馆运营管理改革,推动公共资源向体育赛事活动开放等,对于释放体育产业发展潜能、提升市场主体竞争力、扩大服务供给具有重要意义。可以说,体育产业的高质量发展离不开良好的政策环境。”张宇贤说。

产业融合推动高质量发展

对于体育产业未来的发展方向,《意见》给出了实实在在的目标——力争到2022年,体育服务业增加值占体育产业增加值的比重达到60%;冰雪产业总规模超过8000亿元,推动实现“三亿人参与冰雪运动”目标。

“全民健身需要技术和商业模式的不断创新,诸如目前‘全民健身公共积分’账户、健身‘卡路里币’等服务模式创新,大大调动了全民健身积极性。为此,一方面要更多向市场主体放权,创新供给和商业模式;另一方面,政府部门要更好发挥作用,支撑产业发展和政策落地见效。”江小涓说。

黄海燕认为,体育消费长期可持续发展的重要条件保证是要减少针对体育消费相关供给和需求主体行为的微观干预,致力于维护整体系统性公平有序市场秩序。

“产业融合是一个基本趋势,融合创新是推动体育产业高质量发展的重要动力。在技术创新和产业融合的背景下,会涌现出一批新业态、新模式乃至新产业。只有加速体育与其他产业融合,才能拓展体育产业发展的潜力和空间,带动相关产业协同发展。”中国宏观经济研究院经济体制与管理研究所研究员陈伟说。

“开放办体育,开放推动体育产业发展,是高质量发展的重要路径。实践证明,体育具有很强的产业黏性,加强跨界融合,有利于拓展体育产业边界,有利于体育产业创新发展,也有利于体育产业做大做强、形成体系。”李华表示。

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记者 韩秉志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